从国产客机到国产货机 国产支线飞机ARJ21即将飞出国门

从国产客机到国产货机 国产支线飞机ARJ21即将飞出国门

12月20日,一架ARJ21飞机(临时注册号B-099Y)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起飞,完成了4小时26分的试飞。

ARJ21飞机是我国首次按照国际民航规章自行研制、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短程新型涡扇支线飞机,包括基本型、货运型和公务机型等系列型号,座级78~90座,航程2225~3700公里,主要用于满足从中心城市向周边中小城市辐射型航线的使用要求。

与此前所有ARJ21飞机均交付国内航空公司不同的是,这架正在试飞的ARJ21飞机,身披的是印尼支线航空Transnusa(翎亚航空)的最新涂装。

据记者了解,翎亚航空将成为ARJ21飞机的首个海外运营商,国产支线飞机也即将交付翎亚航空,开启探索海外商业化运营的进程,而这背后,是来自一家中国的飞机租赁公司的推动。

新机型“成长的烦恼”

ARJ21收获的这笔海外订单来自今年1月初,光大集团旗下中国飞机租赁集团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飞租赁”,01848.HK)与中国商飞公司签署了采购60架国产ARJ21飞机的协议(其中30架为确认订单,30架为意向订单),这批飞机计划于2026年之前分阶段交付。

而中飞租赁正是翎亚航空的实际控制企业。2020年3月,中飞租赁通过间接投资的方式,收购了翎亚航空35.68%的股权,总现金代价为2800万美元。

之所以要收购翎亚航空,主要就是希望通过翎亚航空来运营国产ARJ21飞机,为ARJ21在海外的运营积累经验。

在此之前,翎亚航空主要运营ATR等涡桨支线飞机,要让海外航司主动订购一款新机型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一个全新的机型在投入使用初期,都有一个“可靠增长期”,在这段时间内通常会遭遇一些故障和问题,随着使用磨合的增加,飞机的可靠会不断提升。但对于运营它的航空公司来说,就面临运行保障成本较高的挑战。

这样的风险同样困扰着波音、空客等成熟飞机制造商。由于新飞机往往会使用一些新材料或新科技,创新带来优势的同时,使用风险也将伴随。

这也是一款新飞机研发后,打开市场相对困难的重要原因之一,很少有航空公司愿意承担新制造商、新机型所带来的潜在风险。因此,自2016年6月28日投入航线运营以来,ARJ21目前主要的运营商,还都是国内航空公司。

而通过收购一家海外航司来运营ARJ21飞机,就解决了新机型面临的“成长的烦恼”。值得注意的,ARJ21飞机在国内的首个运营商成都航空,大股东也是ARJ21的制造商中国商飞公司。

从国产客机到国产货机

据记者了解,中飞租赁收购翎亚航空后,在运营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,包括完善法人治理结构、清理历史遗留问题(税务、合同等),重组国际化专业化管理及运营团队、全面提高运作规范;同时全面启动战略转型(低成本运营),更新老旧机队、完善安全绩效管理体系等,以为ARJ21的第一次“出海”铺路。

而除了推动ARJ21飞机尽快“出海”,作为ARJ21的制造商,年来中国商飞公司也在不断推进ARJ21的机型优化。

目前,ARJ21飞机已经在国航、东航、南航、成都航空、天骄航空、江西航空和华夏航空的航线飞行时间累积超过10万小时,标志着飞机的安全和可靠得到了验证。

此外,ARJ21飞机的系列化发展也在不断推进。今年的珠海航展现场,中国商飞公司就与括一二三航等国内多家公务机运营商共同为首架CBJ公务机(公务型ARJ21飞机)揭幕,这也是国产CBJ公务机首次参加航展、距离出现在公众面前。

如今,随着CBJ完成取证,中国商飞公司又启动了货运型ARJ21飞机项目,并开始改装工作,有望明年获得适航认证。此前,河南航投已向中国商飞公司采购50架货运型飞机,其中25架为确认订单,将成为启动用户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